徐伯黎
   1963年3月5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澤東的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從此全國開展了學習雷鋒的活動。圖為陳錫聯(前排左一)把毛澤東題詞送給雷鋒生前所在部隊。
  開國上將陳錫聯戎馬一生,以善打硬仗、惡仗、險仗著稱,被人們譽為當代“趙子龍”。解放後,陳錫聯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三兵團司令員,炮兵司令員兼炮學院院長,沈陽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北京軍區司令員,國務院副總理。他勤政為民,廉潔自律,為國家和人民立下不朽功勛。但陳錫聯很少向人講述自己的功勞,許多往事鮮為人知。
  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三兵團司令員陳錫聯,擔任中共重慶市委第一書記、市人民政府市長。一天,陳錫聯輕車簡從,來到南岸李家沱的沙市紗廠。在細紗車間,陳錫聯詳細詢問了紗支生產情況,查看工人工作宿舍和澡堂,最後來到工人飯堂,查看清潔衛生和飯菜情況。此時已到中午,陳錫聯告訴負責人:“給我們借幾雙碗筷來,就在這裡嘗嘗工人的口味吧!”吃完午飯,陳錫聯讓警衛員去結算了伙食賬,然後向工廠大門走去。
  等候在門口的經理、廠長一擁而上,攔住陳市長一行:“我們準備了便餐,請市長賞光。”原來,這個廠是抗戰時期內遷的一家私營工廠,經理叫肖松立,是一個資本家,他聽說市長要來廠視察,特意辦了兩桌豐盛的酒席,還擺上高級糖果和名牌香煙。陳錫聯說,“我們飽餐了工人的飯菜,味道挺好嘛!我們還要趕回市裡開會,只好辭謝了。”說罷便登車駛去。路上,陳錫聯教育身邊工作人員:“解放了,以後你們要當好人民公僕,千萬不能忘記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
  1950年初,重慶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派出了一批軍事代表,去接管國營工礦企業、政府機構和文教事業單位。一位派駐原中央醫院的軍事代表,覺得進了大城市,生活上應該講究一點,於是到職不久,就利用軍代表的權力,以私人名義向該醫院借了公款40塊銀元、10萬元人民幣(舊幣),購置溫水瓶等私人用品。這件事情反映到市委,並經過查證屬實。陳錫聯指出:“該同志擅自動用公款,目無組織紀律,貪圖個人享樂,嚴重破壞了我黨我軍艱苦朴素與廉潔奉公的光榮傳統與優良作風。”後經市委決定,並呈請中共西南局批准,給這位同志以“當眾警告及撤銷軍代表職務的處分,併在市委黨刊上公佈之”。
  重慶解放時,遊蕩在全市的乞丐就有1000多名,他們白天要飯要錢,晚上經常作案犯罪,嚴重影響了市容和治安。陳錫聯決定對這些人收容教育,改造他們重新做人。在收容所,陳錫聯親自去講課,說明黨的政策,做教育感化工作。還安排工作人員給乞丐理髮、洗澡、檢查身體、治療病痛。相關部門不僅發給他們新衣服穿,還帶領他們參加勞動和政治學習。
  成渝鐵路開工興建時,陳錫聯就把這批人有組織地運到工地修鐵路,並按勞發工資。一次,陳錫聯到工地去看望他們,一位乞丐當即跪在陳錫聯面前說:“感謝陳市長,感謝陳青天!”陳錫聯扶起那位乞丐說:“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共產黨!”
  全國解放前夕,陳錫聯回到湖北麻城老家,找到了他63歲的老母親。自從陳錫聯悄悄離家走出當紅軍,母子倆已有20年未相見。老太太抓住兒子的手,只是在流淚。原來,兒子走後,老太太經常靠乞討為生,差點病死在道上。因為是紅軍家屬,陳錫聯家中兩個叔叔被殘害。陳錫聯出任重慶市市長後,想把母親帶在身邊照看,母親說:“你們城市的垸子(村子)太大了,我過不慣,你好好地工作,不要掛念我。”
  1953年,陳母病危。接到消息後,陳錫聯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奔往故鄉紅安。在低矮的房間里,老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陳錫聯雙膝跪在母親的病床前,涕淚滿面地拉著母親的雙手:“娘!”母親看了一眼遠道而來的兒子,安詳地閉上眼睛。
  陳錫聯從嚴治家,從不為子女的事向組織上開口。1982年4月,時任空軍飛行員的二子在執行任務中遇難,時年32歲。事後,所在部隊領導見到陳錫聯,神情惶惶。陳錫聯則平靜地說:“你們不要太難過,戰爭年代有犧牲,和平年代也會有犧牲的。家裡的工作我來做,你們放心。”
  陳再強是陳錫聯的長子,從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畢業後,被陳錫聯“安排”到部隊基層,從戰士和班、排、連長乾起。三子陳再方16歲參軍,陳錫聯要求他到最艱苦的地方,從野戰部隊的連隊乾起。  (原標題:陳錫聯:要當好人民公僕)
創作者介紹

mothercare

df12dfro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