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4月24日電 據西班牙歐浪網報道,2005年,青田女人阿麗(化名)來到西班牙打拼,幾年時間里阿麗先後開過食品店、百元店及服裝店,但均已失敗而告終。於是阿麗暫時斷了開店做老闆念頭,根據華人經濟形式中美甲店日益火爆的市場形勢,決定先去一家美甲店做學徒,等待機會東山再起。此後近兩年時間,阿麗就是在美甲店工作中度過的,從學徒到最後做到大工,再到店里的技術骨幹,阿麗一路走來,已經成為對華人美甲店行業運作規律瞭如指掌的行內人。
  眼見著開店條件已經成熟,阿麗那顆渴望開店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加上經濟危機後空置店面極多,阿麗遂決定再次出山,去開一家自己說了算的美甲店。此行業投資小見效快,阿麗思忖不到一年就可收回投資,前景樂觀。
  阿麗躊躇滿志,以為此後的找店過程會一帆風順,沒想到其它人跟自己是一個想法,你想開美甲店,我也想開。等阿麗辭工開始找店後才發現,其實很多找店的人幾乎都是要做美甲店的,而在馬德里大街小巷,凡是說得上的適合開美甲店的地段,合適店面幾乎都被先行者占領,看到這些阿麗明白,這個店難找了。
  儘管意識到了找店困難,阿麗並沒有想到以後遇到的實際困難會比自己預想的還要大,其中參雜了許多難以剋服的主客觀因素。
  辭工找店的事情開始後,阿麗每天一早出門,一直到晚上半夜以後回來。阿麗沒有車,找店全靠兩條腿走,每天累得腰酸背痛,回到住家躺在床上連飯都不願意吃。由於在找店之前根據行業特點圈定了找店區域,這讓阿麗的找店過程極為困難。常常是店面不錯,但是房租不便宜;房租便宜,但是店面不理想;房租和店面理想了,但是周圍同類商家太多,又擔心自己一家新店難以跟周圍老店抗衡;好不容易看上一家店面,房東開出的條件又太苛刻。三個月時間過去了,阿麗找店的事情竟沒有一點著落。
  有時候好不容易看上一家還算適中的店面,想再權衡考慮一下,不料第二天趕過去一看,店面已經被同行捷足先登租賃下來,這讓阿麗懊悔不已。一次,阿麗看上一家店面,也與房東碰了頭,在說明自己的意向後這家老外房東對阿麗說,想要這個店面就要早決定,最好交上定金,因為已經有兩家中國人在跟他談,但是阿麗稱找店不同於其它,是個大事情,怎麼也要回去再考慮一下。不料第二天待阿麗想清楚再與房東聯繫時,對方稱店面已經被中國人拿下,開的也是美甲店。阿麗一聽頓時沮喪不已。
  阿裡儘管心裡焦躁,但是又無可奈何。因為大家都在朝一條道上擠,沒有人想到獨闢蹊徑。自己作為其中一員,屬於自作自受,怪不得別人。
  如同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般。就在阿麗找店事宜進退維谷的時候,一家已經有過聯繫的老外房東給阿麗回話,願意以阿麗提出的條件成交。與此同時,阿麗曾經做工的美甲店老闆主動跟阿麗聯繫,稱願意將自己的店面轉讓給阿麗,但是轉讓價格與老外店投資相比要高出一些。兩件事情接踵而來,讓阿麗一時無法做出一個明智決斷。
  這邊是老外在頻頻與阿麗聯繫,讓其趕緊準備合同所需資料;那邊是做工老闆的店面等著自己接手。對此阿麗兩家店都想拿,但又苦於資金緊張,而做工老闆已經知道阿麗在跟老外房東談,於是開出一個足以讓阿麗動心的條件,稱阿麗一旦接手自己這家店面,店里的四名老工人可留在店里幫阿麗做工一個月,待阿麗找到合適人手後再撤離。這是一個殺手鐧,阿麗的心理天平頓時傾斜,開始跟老闆娘商議接手店面事情。
  不料一跟老闆娘攤牌,老闆娘隨即開出一個令阿麗感到不可思議的條件。那就是在合同沒正式簽署之前,阿麗要將全部轉讓費用打到其賬戶上,只有這樣才能談下一步的事情。對此阿麗感到蹊蹺,但是想到這是一家自己心中有底的店面,做起來有把握,加上又有原來老店的工人幫襯自己,想來也沒有什麼不妥,遂答應了老闆娘的要求。
  阿麗將轉讓費交給老闆娘後,馬上回覆那家老外房東。看到阿麗已經回絕老外,這家美甲店老闆娘馬上變臉,在阿裡接手店面第二天,老闆娘就對阿麗說,她的其它老店因為變故需要人手,原先承諾的店里工人幫阿麗一個月時間的承諾不能兌現,最多再幫阿麗兩天,四個工人都要撤走。
  阿麗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有這一手。看到老闆娘亮出底牌阿麗才算明白,對方為何一定要求要在合同簽署之前付轉讓費,那是怕自己變卦,不行可以再接手老外店面。待看到她回絕老外房東拿出轉讓費後,對方知道她已經沒有其它退路,這個時候才過河拆橋,狠狠算計了她一把。
  店面找上了,老闆做上了,但阿麗心中說不好是什麼滋味。在店裡面對工人阿麗欲哭無淚,回到住家阿麗忍不住痛哭一場。
  但事以至此,自己只有被動接招,能做的就是要趕緊找工人。只是一個城市中美甲店多如牛毛,每家店都需要人手,熟練工人都成了香餑餑,合適的工人一時哪裡去找?阿麗這回真正感受了無姦不商,無商不姦的險惡。採訪中阿麗稱,此番找店經歷,給自己上了一課。(卧龍崗)  (原標題:旅西華人女子開美甲店歷盡波折 對手潛規則頗多)
創作者介紹

mothercare

df12dfro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