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俄軍在烏克蘭克裡米亞集結的軍力越來越強大,美國與歐盟主要國家也不斷渲染“俄羅斯向烏克蘭開戰”的氣氛,但國際政治分析家和軍事觀察家卻認為,俄羅斯迄今為止主打的仍是心理戰,以“軍事”促“外交”,以期達到“不戰而屈烏克蘭”的戰略目的。
  俄軍持續施壓烏克蘭武裝
  “俄軍向烏克蘭陸軍和海軍下了最後通牒!”代行烏克蘭總統職責的議長圖爾奇諾夫3月2日在全國電視講話中宣稱:“俄軍北高加索師師長命令駐克裡米亞的烏克蘭陸、海軍在當地時間2日凌晨2時前交出所有的武器裝備,離開營地投降。”
  儘管最後期限過後俄軍並沒有對烏克蘭軍隊訴諸武力,但俄軍3日繼續將烏克蘭陸、海軍官兵圍困在克裡米亞基地內,其中一支俄軍特戰隊還割斷了通往烏克蘭海軍司令部大樓的電力供應線,另一支突擊隊則突入烏克蘭陸、海軍的多個通信基站,摧毀了通信線路。不過,在所有行動過程中,俄軍只是“默默動手”,沒有向烏軍開一槍,但這種詭異氣氛恰恰給烏克蘭軍隊官兵施加了強大的心理壓力,以致少數烏軍官兵“棄陣脫逃”。
  與此同時,俄軍還從海上和空中兩個途徑繼續向克裡米亞增派軍力。據烏克蘭邊境守衛部門透露,他們目擊更多的俄羅斯裝甲車在克裡米亞南部城市刻赤集結,其縱隊一直延伸至俄羅斯沿岸。另有報道稱,俄羅斯海軍在鄰近塞瓦斯托波爾的黑海也有活動的跡象。更讓外界感到擔心的是,俄軍3日突然屏蔽了克裡米亞部分地區的手機信號,而這已被一些媒體解讀為俄軍全面軍事行動在即的前奏。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克裡米亞集結的俄軍總兵力已達到6000人,而增兵的趨勢還將繼續下去。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2日就烏克蘭的最新表態是:“如果烏克蘭的秩序繼續不穩定,那麼必將發生新的革命,必將會有新的流血!”
  美歐口頭力挺烏克蘭新政府
  面對俄軍在克裡米亞排兵佈陣步步緊逼,烏克蘭新政府只得“對內動員,對外求援”。
  在烏克蘭新政府發佈“全國戰爭總動員”令後,烏克蘭軍事委員會坦承“收效不佳”,首日戰爭總動員的報到率不超過登記人員的1.5%。烏克蘭軍事委員會的一名官員表示:“在那些遞交報告的州中,到軍事委員會報到的人數占所有預備役人員的比例都在1%至1.5%之間,且主要是大學生。”基輔軍事委員會工作人員也證實,通過撥打電話通知預備役人員前往指定地點集結的做法同樣沒有達到預期效果。這名工作人員說:“一般是女人接電話,說家裡沒人。”
  除了預備役人員無法準時到位外,烏克蘭軍隊的武器裝備狀況也十分糟糕。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的最新報告顯示,烏克蘭現役軍隊僅為13萬人,其空軍的作戰飛機中沒有幾架能升空,而唯一的一艘潛艇也因缺少零部件而無法投入實戰。
  在克裡米亞,支持烏克蘭政府進入“完全戰鬥準備狀態”的人更少,只有在克裡米亞首府能看到數名抗議者舉著“克裡米亞屬於我們烏克蘭人,俄軍嚇壞我們”的標語。
  眼見“自救無望”,烏克蘭新政府轉而集中精力向美國與歐盟求助。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甚至直截了當地說:“俄羅斯向烏克蘭宣戰等同向美英宣戰,美國及英國永遠不會違反協議,將以所有可能的手段保護烏克蘭的未來。”
  事實上,美英近來也確實有所行動,美國總統奧巴馬2日與英國首相卡梅倫進行了長達90分鐘的電話交談,雙方共同表示要讓俄羅斯為其在克裡米亞的行動付出“沉重的代價”。
  美國國務卿克裡2日向媒體透露,美國與歐盟正在考慮對俄羅斯採取“強烈製裁”,其中包括禁止俄羅斯政府高官的出行美歐的簽證,對俄羅斯的貿易和投資實施懲罰,集體抵制原計劃於今年6月在俄羅斯索契召開的八國集團(G8)首腦峰會,甚至威脅將俄羅斯逐出八國集團組織。稍早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時已經警告說,美國將暫停參加八國峰會預備會議,如果俄羅斯“繼續違反國際法,將面臨更深的政治和經濟孤立”。2日,英國、法國、加拿大已相繼宣佈退出原定在俄羅斯索契舉行的八國集團峰會預備會議,以此來“抗議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干預”。
  除抵制八國峰會預備會議外,英國首相卡梅倫2日稱考慮到當前的烏克蘭局勢,英國政府官員不會出席即將在索契舉行的冬季殘奧會。英國白金漢宮隨後宣佈,英國愛德華王子取消對俄羅斯的訪問行程,不再參加即將於3月7日至16日舉行的索契冬季殘奧會。這將是2003年愛德華王子成為英國殘奧會贊助人以來首次缺席冬季殘奧會。
  不過,值得註意的是,與俄羅斯真刀真槍的軍事實際行動相比,美國與歐盟對烏克蘭的支持目前只限於口頭。
  俄美歐會否上演軍事對抗
  就當前的烏克蘭局勢,不論是烏克蘭國內當局的“四處求救”,還是俄羅斯普京政府的強硬言行,又或是美歐“站台打氣”的反應,都與2008年的格魯吉亞危機如出一轍。那麼,普京會否在烏克蘭重演“格魯吉亞模式”——入境全面進行軍事打擊?美歐俄會否爆發軍事對峙?
  對此,曾在克林頓政府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查爾斯·卡普蘭分析稱,雖說當下俄軍在克裡米亞行動的嚴峻性遠超過2008年俄軍對格魯吉亞動武,但美俄之間出現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卡普蘭指出:“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烏克蘭)局勢會向哪個方向發展,只知道普京指揮下的俄軍已經進駐了克裡米亞,實質控制了這個半島,可俄軍是否會大舉控制整個烏克蘭東部,還有待觀察。”
  卡普蘭分析說,普京確實跨過了“不入侵其他國家”的紅線,因而,奧巴馬總統現在面臨著巨大的考驗,需要與歐洲、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日本的領導人進行合作。不過,卡普蘭也坦言:“美國和北約的選項確實不多,我想最大的可能是北約向波蘭增兵,然後向俄羅斯領導人發出一個信號:“‘你不是想玩嗎,我們陪你!’不過,我個人認為,美國真不願意走到這個地步,因為那意味著局勢會繼續對峙升級。”
  英國簡氏防務集團的俄羅斯軍事觀察家謝爾曼也表示,俄羅斯領導人其實也不想朝著全面軍事衝突或者戰爭的方向走。謝爾曼分析說:“他(普京)現在既然已經完全控制了克裡米亞,已經在美歐和烏克蘭面前搶占了心理戰的制高點,那麼就可以非常輕鬆地手握主導權去跟烏克蘭和美歐討價還價了。”
  本報北京3月3日電  (原標題:普京或無意重演“格魯吉亞模式”)
創作者介紹

mothercare

df12dfro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